温州乐清水深村拆迁七年难回迁
中国城市建设网 · 王利光 2017-01-05 13:46

  2016年12月9日,80岁的老人王凤钗在简易房中去世,老人的房子在七年前被浙江省乐清市乐城镇水深村(现属城南街道办管辖)整体拆迁指挥部拆除,老人盼星星盼月亮希望早日能搬到自己的新家,最终老人的愿望没能实现,她带着遗憾离开了这个世界,“有个家”成了老人余生难圆的梦。一个月来,简易房中有四位老人相继离世,有些老人已经在这里等了七、八年,村里有两期回迁房已经基本完工,但由于暗箱操作、不透明、不公开导致回迁难,向村民收取的1.5分到2分的利息钱更是压得村民喘不过气来,要收房“利息钱”少则几十万,多则上百万,回家成了村民心中的痛。

  简易房的墙体是用水泥砖砌起来的,房顶是一层薄薄的石棉瓦,夏天顶着40多度的高温,冬天耐着最低零下几度的严寒,为了防暑御寒村委会在房顶做了保温层,尽管这样,在寒冷的冬天室内还是很冷,村民告诉记者,今年刚过完年,简易房的多户老人水表被冻坏,这么多年来老人们都在盼望着早日回到自己的家。

温州乐清水深村拆迁七年难回迁

乐清市水深村村民过渡安置区

  2007年左右,水深村开始启动整体拆迁改造项目,按照村委会的过渡安置方案,60岁以上的老人被安排在了简易房,其他未满60岁的村民只能从他处租房居住,村委会按原房屋面积每月每平米给予6元的租房补贴。最初村委会承诺村民很快就能住进新房,但回迁安置工作持续进行了近10年之久,村民的新家却迟迟无法入住。

  据了解,水深村整体拆迁一期住房150套,二期是由乐清蓝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代建开发的项目,二期住房444套。在现场记者看到,水深村整体拆迁一期和二期工程已经基本完工,除了院内的绿化和硬化等工作没有完成外,已接近交房条件,“新家”近在咫尺,入住却成了困扰村民的难题。

  村民金先生的“家”在几年前被拆除了,村委会为他在水深村二期安置了两套160平米的回迁房,其中一套的建房款59万,土地出让金15万,合计74万,另外一套建房款64万,土地出让金15万,两套回迁房共计153万。

  2013年1月,金先生从银行贷款83万向村里缴纳了两套住宅的土地出让金和建房工程款,村委会最初按1.5分向他支付利息,今年村委会将利息涨到了二分,尽管他从银行贷的款村里向他支付了利息,他的两套房153万也需要向村里支付利息。

  金先生告诉记者,按照村里的算法,仅利息一项每套就高达54万左右。扣除83万的的贷款和村里应付的利息,剩余款项他仍需向村里支付每月2分的利息,两套房还需交纳利息几十万。

  利息每天都在增加,利息总数快要接近当初核定的建房款,村民怨声载道。相比金先生家的情况,村民郑女士提起自家的拆迁也是一肚子的苦水,她的旧房拆迁以后她认购了一套160余平的回迁房,她告诉记者她交纳的55万元是通过民间借贷借来的,还有一套因为没钱交付搁置在那里。“现在已经七年了,利息付了35万”,郑女士说。

  长达七八年的工期,高昂的借贷利息已经严重的影响了村民的回迁进度,但村民却认为,相对这两点,村务不公开才是最大的拦路虎,由于村委会未对拆迁户的拆赔面积进行公示,导致村民对村委会极大的不信任。另外,村里回迁安置出现了很多不正常现象,部分旧宅面积相差无几,分配的回迁房面积和套数却不一样,村民举报有村干部赔了十套,水深村整体搬迁指挥部还有四名工作人员因贪腐被追究刑事责任。

  “原水深村党支部副书记徐某旧宅的面积并不比其他村里旧宅的面积大,在这次整体拆迁改造中却取得了10套回迁房。”村民向记者提供的一份二期工程预收工程款情况表显示,水深村党支部副书记徐某及其妻子、儿子名下共有房产十套。随后记者将这一情况反映到乐清市城南街道办事处和乐清市城南片城中村改造办公室,两部门均未对此做出答复。

  浙江省乐清市人民法院(2013)温乐刑初字第1514号刑事判决书显示,2007年下半年,水深村支部委员王某与水深村整体搬迁指挥部副指挥长黄某、徐某就房屋拆赔事宜进行交涉,王某取得虚增补偿安置面积400多平方米。

  浙江省乐清市人民法院(2014)温乐刑初字第446号刑事判决书显示,水深村主任林某提出村里有意给其三人每人两套建房指标作为福利,让其各自找几个亲戚朋友或信得过的人提供身份证。黄某把两套乙方为陈某、王某签好的协议找水深村书记金某和村主任林某签字并盖上了水深村整体改造指挥部印章,最终,通过虚造协议骗取补偿安置面积一共770平方米补偿安置面积,后因陈某交款时发现楼层分配表备注是王某(村干部)的名字,款交不进去指挥部账户,其坚持要求退款放弃建房指标。

  村民还告诉记者,村民曾向浙江省第五巡视组反映问题,要求村委会对拆迁户的拆赔面积进行公示。

  乐清市城南街道办事处城南信访复字(2015)18号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就此事进行了答复,称城南街道办事处多次督促村两委,要求村双委进行公示。

  乐清市人民政府乐信复决字(2015)9号金先生信访事项复查意见书对金先生等人要求水深村整体拆迁指挥部对水深村各拆迁户的拆赔面积进行公示的问题,建议乐清市人民政府城南街道办事处协调水深村村委会、水深村整体改造指挥部等,依据有关程序、规定、妥善处理。

  2015年9月18日的乐清日报报道,乐清市是温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胡剑谨的基层挂钩联系点。9月16日,胡剑谨部长曾来乐清走访,胡部长还专程前往她挂钩联系的城南街道水深村和蟾河堡基督教堂。在水深村,胡剑谨详细了解了村里的安置房工程建设情况,她指出,在安置房工程积极推进的同时,要对房源分配情况进行公开。

  工作跨度近八年,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村民回迁难?记者先后走访了城南街道办事处、乐清市城南片城中村改造办公室。

  乐清市城南片城中村改造办公室一位林姓副主任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个村子的情况很复杂,不同于政府主导改造的村庄,水深村是乐清市第一个城中村改造项目,起步比较早,很多东西还不怎么规范,由于村委会主导融资与村民预交建房款方法,政府的资金不能支持,当时委托蓝天房地产开发公司垫资建设,该公司资金也出现了问题,后来由于融资难及市场环境等原因,致使水深村改造项目拖延。

  乐清市城南片城中村改造办公室另一位工作人员则认为,目前,最主要的工作是督促水深村项目超建面积的补交资金,如何推进回迁房尽快验收等,至于拆赔面积公开事宜应该等村民入住后再由相关部门介入为宜。

  这项工作究竟是谁在主导?记者从相关部门未找寻到答案。记者翻阅了浙江省乐清市人民法院(2013)温乐刑初字第1514号刑事判决书,其中,金某的证言乐城镇水深村整体改造指挥部的主要工作是负责水深村整体改造项目的资金筹集、办理相关手续、安置房工程建设等方面。市里协调会曾说让其村委为实施主体,主要指项目的工程建设和相关手续办理等方面以其村委为主,其他方面还是政府为主,实质上整个水深村整体改造项目都是在政府的监督、管理之下。

  另据证人章某证言中证实,乐清市水深村整体搬迁指挥部于2004年4月由乐城镇政府成立临时机构,乐城镇政府派出工作人员5人,其中余某和徐某负责水深村整体改造项目政策处理和补偿安置工作,其任乐清市水深村整体搬迁指挥部常务副指挥主持工作,2007年7月黄某(另案处理)调来任副指挥。

  水深村三期项目土地已经摘牌,水深村村民有望能全部回迁安置,但由于乐清市水深村整体搬迁指挥部部分领导滥用职权等原因,致使一、二期项目迟迟不能入住,其严重影响了政府在被拆迁村民中的信誉,造成恶劣社会影响,使部分村民信心丧失。记者在现场看到项目公示墙上显示工期为800天竣工,落款日期没有标注,村民们称项目2014年就已经启动,工程到现在也没有开工。

温州乐清水深村拆迁七年难回迁

未动工的水深村三期

  水深村三期已经用围墙围了起来,院内尚有几处旧宅没能拆除,由于断水断电村民们已经搬离,部分旧宅有外来人员借住,有一拾荒人员居住的旧宅到处堆满了捡来的垃圾,紧靠城市中心运河有一座三层小楼由于是外来人员购买,拆迁赔偿事宜未谈妥,至今未签安置协议,旧宅断水断电。另有两户紧靠城市中心运河的村民旧宅在六年前遭强制拆除,至今仍未与被拆户达成一致意见。在现场记者看到,水深村三期项目部的简易房已经搭建完成,简易房看上去已经有了岁月的痕迹,院内到处杂草横生,显得有些荒凉,工地丝毫未有开工的迹象。

  一期二期多年未入住,三期久拖不建,村民回家的路还有多远?乐清市城南片城中村改造办公室林副主任表示,水深村一期、二期项目已经具备验收条件,元旦后就能办理验收。对此,村民并不认同,水深村各拆迁户的拆赔面积还没有公示,村民需要一本明白账。另外,部分人员多分的房怎么处理?高达2分的利息怎么办?“回家”远非想象的那么简单,回迁难仍然像一团阴霾困扰在村民心中久久不能散去。

  水深村各拆迁户的拆赔面积什么时候公示?有没有具体的时间表?记者先后来到乐清市城南街道办事处、乐清市委宣传部、乐清市城南片城中村改造办公室,截止发稿,记者未收到任何答复。

 责任编辑: cxjs 
版权提醒:转载请注明来源,有关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
相关文章
编辑推荐
热新闻
日排行
周排行